Menu

国际禁毒日 | 母亲讲述:得知独生女儿吸毒后,我一夜苍老20岁

Source:adminAuthor:admin Addtime:2020/06/26 Click:136

从“天之骄女”沦为“瘾君子”

从市区到郊区,换乘两条公交线路,来回耗费两个小时,只为跟女儿说上5分钟话。张莉说,当她第一次去戒毒所,见到穿着制服的女儿排着长队向她走来时,心痛得眼泪直流。

原标题:国际禁毒日 | 母亲讲述:得知独生女儿吸毒后,我一夜苍老20岁

2010年,小丽结束了为期两年的强制隔离戒毒。

女儿吸毒后父母一夜苍老20岁

“真正的考验,应该从出所那天算起。”出所后,小丽扔掉了原来的手机,与之前的朋友圈完全割裂。在家人的关怀下,她成功回归并融入社会。

幸运的是,13年过去了,康复整整10周年的小丽不仅完美地融入了社会,如今还成为了上海禁毒志愿者协会的一位同伴辅导员。

看着电视里的叶雄,那时便产生了触动:“总有一天,我自己也要站在台上和大家分享戒毒经历。”

10年间,她曾尝试过短暂创业,也在某企业顺利工作多年。最终,她选择成为上海禁毒志愿者协会的一名工作人员,从一名曾经的“瘾君子”转变为“志愿者”参与禁毒事业。

东方网记者刘理、李欢、刘晓晶6月26日报道:当得知女儿吸毒时,张莉感觉“轰”的一声,大脑嗡嗡作响,一片空白——尽管已经过去13年了,她至今也无法忘记那一刻所感受到的震惊,“仿佛天都塌了下来。”

两年的戒毒期与冷淡的春节

得知这一消息时,张莉心中痛苦,紧绷着的神经却感到一丝解脱:要让他们老两口将女儿举报,心中着实不忍。但大家都明白,只有专业的隔离戒断才能帮助到小丽。这一天终于还是来了。

声明: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

展开全文

小丽接受东方网记者采访

提心吊胆,偷偷哭泣,在小丽去往戒毒的两年时候里,张莉也被卷入了痛苦的深渊中。无法与女儿一起度过的两个春节,家里变得冷冷清清。她告诉记者,那段时间,她总是不由地想起爱笑的女儿与曾经的天伦之乐。

小丽接受东方网记者采访

先是震惊,然后一下子坐了下来,张莉脑袋一片空白。她无论如何也不敢相信,眼前这个从小乖巧听话的女儿,竟已在过去两年间,悄悄耗尽了十几万毒资。

“我来做这一份工作,是因为这对我而言更有意义。”小丽回忆起在戒毒所内时,曾在大课教育时看到过被称为“上海禁毒天使”叶雄的一个演讲内容。

在小丽回归社会的1周年当天,她重新回到了女所,为戒毒人员作了人生中第一次演讲。令她意想不到的是,她分享如何回归社会的经历,引起了很多同伴热列的反响。那一天,小丽感受到了自己传递给别人的正能量,更令她感到激动的是,自己已经变成了他人眼中的“榜样”。

小丽接受东方网记者采访

“80后”姑娘小丽,出生于上海的一个小康家庭,是祖父两辈中备受宠爱的“独苗”。家教严格、学习优异、乖巧懂事,毕业后收入丰厚,小丽一路过着“顺风顺水”的人生。直到一次去朋友家作客时接触到毒品,命运出现转折。

更重要的是,父母的态度,也成为了小丽决心重新开始的关键因素。

传统毒品海洛因,俗称“白粉”

题记:今天是世界第33个国际禁毒日。日前,国家禁毒委员会办公室发布的《2019世界毒品报告》显示,全球每年约有2.7亿人吸毒,近3500万人成瘾,近60万人直接死于毒品滥用。而在这3500万人背后,毒品毁掉不仅是吸毒者的人生,更是一个个家庭的完整与幸福。

2008年,游戏波克捕鱼手机小丽因吸毒被警方正式拘留,继而送进上海市女子强制隔离戒毒所进行为期2年的强制戒毒。

面对身心俱疲的压力与痛苦,2007年冬天,小丽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向母亲求助。她哽咽地开口,坦白自己吸毒,并说道:“妈妈,我像生病了一样。”

无奈,无力,张莉没有吸毒,却变得跟女儿一样痛苦。“因为这件事,我们一夜之间老掉了20岁。我感觉,我们这个家没有春天了。”

除了被填进毒资窟窿的大把钱财外,小丽身体健康也受到了严重影响,眼睛凹陷,眼神黯淡,两手布满了大大小小的针孔,留下难以磨灭的伤疤。更重要的是,小丽的精神全面崩溃,再无朝气,毒品带走了她的思维能力。

这个小康家庭原本幸福的节奏被打乱了。2007年冬天,张莉夫妇俩双双向单位请假7天,赶回家中,希望能够“拯救”自己唯一的女儿。

捆绑在家、寸步不离地跟守、甚至像小时候一样把女儿的床搬到自己的卧室,2007年那个冬天,张莉与丈夫穷尽一切手段,也没能改变女儿最终被带走强制隔离戒毒的命运。

康复10周年化身“志愿者”回馈社会

目前,在上海禁毒志愿者协会担任职务的小丽负责“同伴信箱”,同时也是“24小时戒毒热线”预备接线员与同伴辅导员。

用绳子捆绑手脚,偷偷去医院开药,24小时寸步不离,甚至像小时候一样把女儿的床搬到夫妇俩的卧室里。身瘾易控,心瘾却难断。张莉与丈夫穷尽一切手段,也没能换来“奇迹”。小丽的决心一次次被毒品压垮。戒毒失败后,她变本加厉,深陷其中。

按时起床、睡觉、学习、矫治,在戒毒所里,小丽过上了像“军训”一般的生活。不习惯,不适应,是她刚到戒毒所时的关键词。随着时间推移,在同伴的劝慰和民警的帮助下,小丽渐渐开始解开心结,坚定戒毒决心。

张莉没有声泪俱下地讨伐女儿,而是被这个消息彻底“砸”懵了。冷静后,她将这个消息转告给丈夫,等来的是同样的震惊与沉默,“他当时一句话也没有说。”

“你在里面过得好吗?吃得怎么样?住得怎么样?”隔着玻璃,张莉每次拿起电话,最关心的仍然是女儿的生活状态。每次到了向小丽生活账户打钱时,张莉也总是多打几百块钱,总害怕女儿不够用。

“我现在已经可以很轻松去谈论戒毒件事了,也希望未来能够去帮助更多人。”小丽说。

“两年时间里,我们坚持每个月都去所里看女儿,一次也没有落下过。”张莉说,因为担心女儿,从不出远门的她与老伴坚持去看望小丽,两年来风雨无阻。

2006年,因为轻信“吸一口不会上瘾”的谬论,小丽在朋友的怂勇下尝试注射海洛因,不料三天后开始成瘾,之后一发不可收拾。毒瘾开始像一个魔鬼般,与小丽形影不离,针筒、白粉成了家中“常客”。她也曾想过自己默默戒断,但毒品已让她的身体出现严重的依赖反应。她回忆,最痛苦的时候,就像蚂蚁往骨头里钻一样,身体“砰砰”作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