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起底民进党“网军”:党副秘书长领军、蔡英文竞选发言人担任主任

Source:adminAuthor:admin Addtime:2020/06/24 Click:64

这一刻,民进党“网军”班底浮出水面。当然,这只是摆在台面上的网络文宣正规军团,还有见不得光的雇佣兵。

除了林鹤明,另一位被蔡英文政府倚重的人物当属唐凤。唐凤被台媒形容为“最年轻阁员”、“台湾最具知名度的公民黑客”、“全球首位跨性别‘部长’”。2012年唐凤曾取得政府文件,揭发马英九政府高层收受政治献金,制作“懒人包”,为当时在野的民进党提供政治弹药。

2014年台湾“太阳花学运”时,唐凤参与黑客团队架设相关网站,将运动期间的所有言论直接播出、记录和存档,极大煽动了“台独”分子的气焰。据港媒报道,去年香港“修例风波”引发的暴力事件中,唐凤也是乱港“网军”的幕后军师。

这一幕正在岛内上演,杨惠如案曝光后,激起了许多有识之士的反弹。台湾专栏作者魏孙鸿辛辣指出,蔡英文在就职演说里,自由、民主与人权已是其反射性的梦呓,事实是在她指挥的“网军”下,真相、事实与严重性,都是她说了算。这种颠倒黑白、毫无底线,一切以政权维系马首是瞻的执政风格,才是台湾安全最大的危机。

讽刺的是,“只是堵蓝”的自我介绍里大言不惭地写着“抵制假新闻”。贼喊捉贼,莫过于此。

林鹤明与唐凤,都是台面上的人物,是明枪。而在台湾网络社会,民进党豢养的公关公司是一支不可忽视的暗箭。相较于正规军,雇佣军的招数更加毒辣、暗黑、无底线。曾担任谢长廷助理的杨蕙如可谓是暗黑“网军”的代表。她所牵涉的关西机场事件让很多台湾民众第一次看见在网上操纵信息、布线如何运作,轰动全岛。

疫情期间,民进党当局大力推行“口罩外交”、“以疫谋独”,粉丝数超85万的蔡英文Twitter便是重要渠道。林鹤明说,在防疫期间,将频道影片加上英文字幕放上 Twitter 让外媒能更直接进行转载,带来的不只是点阅,更是外国人对台湾所留下的“正面形象”。

表面上“迷因工程”是为了宣传政策、破解谣言,但他们不会去辟像“只是堵蓝”这样的绿营“网军”的谣,所以本质上也属于蔡英文政府“网军”体系。也因此,在网络舆论战上,蔡英文政府所掌控的资源比在野的国民党多得多,且可以名正言顺地耗费公帑。

· 唐凤

日本NHK4月5日以“DIGITAL VS REAL”为题制作专题节目,报道台湾2020选举的新闻战,NHK采访支持蔡英文的脸书粉丝专页“只是堵蓝”如何制造假新闻,操弄舆论。

必须指出的是,绿营媒体与“网军”的配合是常见招数。“只是堵蓝”散布谣言后,绿营媒体便迅速跟进,写成传统新闻发布,在主流舆论场进行放大,以影响到更为广泛的受众。此外,买卖账号、更换IP地址等也是民进党“网军”常见的伪装手段。

今年5月20日,台湾地区领导人蔡英文发表就职演说。同一天,亲绿媒体《自由时报》发表了一则并不起眼的新闻:民进党成立网络社群中心,由蔡英文2020连任竞选办公室发言人廖泰翔担任主任,曾成功操刀蔡英文网络社群的党副秘书长林鹤明领军督导。

千军易得,一将难求。民进党当局能够在互联网战场上兴风作浪,除了资金支持,最重要的就是笼络人才。蔡英文社群幕后推手,现任民进党副秘书长林鹤明便是一员得力干将。

民进党当局豢养、纵容“网军”污蔑大陆、操纵岛内舆论,已不是什么新鲜事。今年以来,围绕着新冠肺炎疫情,民进党“网军”对世卫组织总干事谭德塞、新加坡总理夫人何晶等国际知名人士进行肆意攻击,还挑起所谓的“中泰网友”对骂等事件。

蔡英文曾说︰“收购粉专、培养网红、传递假讯息,利用台湾的言论自由,侵蚀我们所拥有的自由,这种事我无法接受。”

拜托,请蔡英文先把杨蕙如的案子办起来,顺便连自己的“网军”也一并办一办吧。

事件爆发后,岛内名嘴邱毅召开发布会指出,杨蕙如在民进党的“网军”中只是“小咖”,暗黑“网军”的头目及指挥者,是账号为IDCC的汤文馨,她是民进党“立委”黄国书国会办公室的公费助理,另一个身份是承包民进党“网军”经营工作的“南风整合营销公司”的董事。汤文馨平常联系的是民进党中央“新闻舆情部”党工陈泳璋,而陈泳璋的上级就是民进党前秘书长洪耀福。南风公司每半个月向民进党中央汇报一次“网军”的执行成果,还将属于杨蕙如的51个“网军”账号列为“友军”。

据台媒报道,在选举期间,林鹤明公布蔡英文在过去一年来选战中社群战的表现。身为全台粉丝最多的脸书,增长了45余万人,粉丝数来到了266余万人。“九合一”选举惨败后苦心经营的LINE,粉丝暴增60余万人,游戏波克捕鱼手机YouTube则增加29余万人,年轻人最爱用的Instagram增加41余万人。

种种迹象表明,尝到甜头的民进党当局正不断加强“网军”建设,从岛内到国际,全面打响舆论战争。

NHK记者在节目中指出,“在选战中,我们亲眼看到制造假消息的现场,这个支持蔡英文的市民团体(脸书社团)利用20万的粉丝散布贬低对手的文章。” NHK举去年12月韩国瑜出席一场宝宝爬行赛活动,是父母主动把宝宝抱给韩,但该粉丝专页却称韩未经父母同意。NHK报道指出,这就是假新闻。NHK表示,在韩国瑜亲宝宝事件后,韩的民调又往下掉一个百分点。受访小编认为,“基本上不违法,因为做真的、太严肃的内容,年轻人根本就不看。”

领军人物

假新闻在台湾社会泛滥,以唐凤为代表的蔡英文政府过去一年尝试积极扮演假新闻“消毒剂”,大搞所谓“迷因工程”。“迷因”就是网络上的爆红事物,用大家熟悉的话语来说就是“跟热点”,目前台湾行政部门各部会纷纷寻找外部公关公司或自行成立新媒体小组,他们都成为蔡政府“迷因工程”团队的一员。

至于手法,有选战经验的“网军”操盘手说“文章要够辣、够劲爆,标题下得够好,让大家好奇想要继续看”,这倒也不难理解。让人不齿的是,炮制假新闻、人身攻击也是他们常用的手段。

邱毅透露惊人内幕指出,2018年3月8日下午3时47分,陈泳璋寄电子邮件给汤文馨,通知委办筹组“网军”的合约已经拟妥。这封电子邮件的附件就是一份合约书,甲方签约代表是蔡英文,乙方是南方整合营销公司的董事长叶振兴。民进党“立委”黄国书回应表示,汤文馨确实曾任他的助理,但在2017年就离职,助理离职后要从事什么工作他无法干涉,离职后两人也很少往来。民进党发言人刘康彦表示,邱毅提出的合约,是民进党中央党部委托的网络舆情项目,是许多公司机构都会做的信息搜集。

2018年9月“燕子”台风侵袭日本,导致台湾旅客受困于关西国际机场。当时网络上盛传“中国领事馆优先派车到机场接中国旅客”的讯息,部份台湾媒体与名嘴未经查证即跟风报导,“大阪办事处”成为众矢之的。驻日代表谢长廷也承担台湾网友的强烈批评。PTT(台湾本地论坛)上昵称为“IDCC”的网友发文护航谢长廷,批评“办事处”外事人员都是“党国余孽”。9月14日,大阪“处长”苏启诚自杀轻生,部分舆论认为,他就是被“网军”逼死的。

2019年12月,台北地检署公布的检察官起诉书指出2018年日本关西机场事件时,杨蕙如透过Line群组指示数名人士到PTT等社交媒体,“发文、支持、批评特定文章,或增加留言以提高文章能见度”,其后,发放每人每月1万元薪水,“将其所欲表达之意思推波助澜,从网络迅速散布,影响并带领舆论风向。”

民进党“网军”的正规部队将所有主流社交媒体几乎一网打尽, 而 PTT和脸书粉丝专页则是雇佣军操纵舆论方向的重要工具。PTT是民进党“网军”最集中的平台,因为其最核心的主题就是对大陆的极端仇视。

台湾新党发言人、时政评论员王炳忠则指出,民进党大多跟他们信得过的人开的公司合作,如民进党“立委”的助理以及通过各种培训营培养出的人马,就让他们去做个小老板。这类公司其实是无本生意,因为基本是民进党在养,民进党会委托案子给它们接。

· 蔡英文社群幕后推手,现任民进党副秘书长林鹤明

雇佣军

《经济学人》曾发表封面文章《社交媒体威胁民主》,文章指出,政治正变得越来越丑陋不堪,其中的部分原因在于,通过散布谎言和愤怒情绪,破坏选民的判断、加剧党派偏见,社交媒体腐蚀了原本应该促进自由的政治环境。

2016年,唐凤被蔡英文政府招揽为台湾行政部门政务委员,负责督导数字经济与开放政府发展。但事实上,他的工作与网络政治密切相关。台湾新党发言人王炳忠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在政策面上,唐凤以“防范假新闻”、“防范大陆渗透”的名义,以政府官员身份跟社交媒体方面提一些需求,这是明面上就可以做的。所以在选举期间就会发现,很多挺韩国瑜的脸书社团都会被封掉,但挺绿营的都不会有事。

手法与阵地

· “网军”威胁自由民主